当前位置:首页 > 全部文章 2019年03月19日
姜一郎于遗失中(六)-北风向晚

姜一郎于遗失中(六)-北风向晚

姜一郎 有趣,很重要。

插画:熊窝窝工作室
⊙你对我的与众不同使我区别于他人发现你爱我
此刻,我身上覆盖的夜色,
轻盈、虚凉。
我正起身焚香。
此刻,远处传来的奇怪的声音,
突兀,混乱、持续,划破夜的静,
要比远处更加遥远。
此刻,我应当是醉了。
想起你沾着酒味的声音曾那么好听,
沉默起来如雪落下。
此刻,我的酒杯歪斜——
是思念和爱的疑问在漫延吗?
我遇见你,不是一种收获或爱情吗?
此刻,我也在偷窥别人的快乐。
可他们越快乐,
我越是惦记你更多。
而“人类无法容忍太多的真实”。
我只能与风亲近、与水合拍。
不敢像他们一样,撩你发丝、晃荡你的心房。
我无法拥有他们的快乐,
并反思自己的真实。
你是唯一的。是我只能品的茗不敢酌的香。
2018.02.24
⊙那些悲伤的月色
心里有一朵云飘在那儿
它不属于我
不属于这世上的任何,我知道
我曾经爱过的人,冷淡、不信、拙言
脖颈间淡蓝色的脉络清晰可辨
像群星坠落的夜晚
你可能曾经也爱过一个人,他什么都不信
不信天长地久
不信朝朝暮暮
不信这世上的任何
我也“曾是那样沉默、毫无希望地爱过”
我不过是陶醉在这种沉默和无望里
过于笨重了,就只能选择原谅自己妥协的终止
或者满足她对终止的要求
我身体里的植物、山水、四季与记忆
它们不信
不信美的事物像明月涉水而过
但是真挚的痛苦使世界变得更大
我一无所知的表达
犹如夜晚瞬间的反光
映照出自己短暂的悲伤
2018.03.13
⊙一场风花雪月的事
她掀开自东向西的风
从雨中来
只不经意瞥我一眼
我的发梢就湿透了
我又一次想到
美的力量绝不亚于思想
于是我停止那些愚蠢的思考
因此我变得苍白
甚至一无是处
甚至变得困惑、沮丧
但我的沮丧根本配不上她的美
她胸口间敞开的小路平坦开阔
腰肢渐小
往下
曲径通幽
丛林茂密
似有山水倾斜
姑娘们始终不肯相信
春天来得如此正确
枝弹叶发
山影朗润
早春三月就近在眼前
我已全身暖意
多少年过去了
我以为我理解了相依为命
我以为我能在落叶和落叶间
找到一条回家吃饭的小路
而我终于能停止这又一种愚蠢了
如果她能起身拥抱我
如果我走到哪她就跟到哪
如果她能缠着我让我讲一个旷日持久的故事
如果她竟与我携手走完了余生
那我也心甘情愿为她困惑一辈子了
2018.02.11
⊙无可避免的庸俗
我们都是无可避免的走向庸俗
生活起早贪黑的与人玩闹
岁月用轻薄的口吻念着咒语催着人衰老
一切我们能感受到的无处可逃
都会将变得无关紧要

我无法停止这种假模假式的愚蠢
我们来讲一个笑话吧
过不去的坎
试着多摔几跤
睡不着的觉
再多吃一片药
爱不到的人
也别盼着天荒地老
一寸余生一寸金
不堪多计较
我们向离去的人歌唱吧
可我喝过酒的声音还是软塌塌的
我不愿猜想此刻我的模样
我不敢面对我对自己充满鄙夷的目光
我早知道身边的事情不是反复,就是如常
我几经反复
我如常
2017.02.07
⊙于万千人中认错你
我还能认出你
是未来也是此刻
昨日追不上你我
这是当然的
我已明白人生是一段路程
除了追随你
被你撕扯、覆盖
我别无他法
你似乎是不能离去
又似乎
那是另一片归属
又能否带给我异样?
我甚至想把突然而至的你称为恩赐
但神佛始终令我不信
所以在我认出那个陌生人的时候
她却无法模仿出我
说来也怪。连长相相似
也凭白增出许多好感
爱屋及乌
真是一个浪漫的词
想到我曾经年轻
怎会变得这么细小、纤弱
这样半明不透
这样两手空空,这样咝咝作响
幻想过或许,你我本属同一株植物
被世间苦乐磨砺、抚摸
到如今
心里挣扎出苍翠
如果此刻瓶子里只是沙砾
不是冰啤酒
如果我再一次年轻如画
我又该怎样叙述?
2018.04.19
⊙空间诗学
路过合肥,丘陵地貌起起伏伏
大片大片低矮的树苗
就这样长在云下
树叶都落光了
就这样的长在墓碑与坟墓之间
更远处是更加低矮的麦苗
天空更加空旷,流逝
我记不住云朵的脸
却能将目光停留在一个低矮的坟墓上
它比更远处还远,拥有一颗稍高的树
枝杈间一个鸟窝
鸟窝里的鸟儿南渡未归吧
路过的鸟也被电流吸走
黑色,神秘,吹着风的眼神
又干净,又纯洁,又残忍
想起来真让人感到难过
这是空间诗学的范畴
想到海子说的德令哈:悲伤时握不住一颗泪滴。
远处的人,在远处
在永远处
路过的人,还没有把话说完
你不要开口
不要刺伤缓慢的景物
不要惊扰静默的灵魂
2018.02.27
⊙夜车
列车寂静,
寂静又漫长,
铁轨轧过黑夜,
一直向前生长。
眼前是车厢连接处陌生人明灭的脸庞,
是时间干涸在窗户上的阴影。
还有漫过无名山头的花儿,
被电流吸走的鸟儿。
很奇怪,
有时候感觉有人在替我活着。
但花儿熄灭的如此真切。
鸟儿的叫声又凉又疼。
想到我们,像两列相遇的火车,
近距离,快速的别离。
留给彼此的是无垠的黑夜。
还有被打湿的群山,
都是无尽的失意。
也曾想过,
如果这趟列车能够抵达,
会不会我真的就会放下。
2017.08.05
⊙人生如夜
年少时厌倦家乡,
被困在淮河以南的因果中。
厌倦除了月色一无所有的村庄。
厌倦那些鸡,犬,
与鸭。贫瘠的田土,
还有一锁就是一年的我家。
整个青春少年时期,
如同即将入夜的黄昏。
意犹还未尽,就已四下漆黑。
灯火即生活。
隔着春秋,又熬过那些冬夏。
夜晚依旧静得可怕。
后来,在他乡异地,
嘴角流淌着新的语言,
仿佛已成为了另一个人。
却困于无情与深情之辩。
饱受孤独折磨。可怕。
为内心渴求所困。可怕。
终于在一个夜晚,
在假模假式的冷漠与洒然中顿悟。
无情即深情。
人需要情趣与理性。
人生长如黑夜,也短如黑夜。
需要与之类似的冷漠和无情。
2016.12.27
⊙静夜思
夜晚依旧在风起时开始摇晃
变得眩晕
歪斜的酒杯空荡,毫无怨气
生活一日日变旧、暗淡
基至拒绝鲜艳
拒绝就着清晨的阳光而闪烁
而我想起犯下过的错误
多么宝贵啊
可惜不能再犯
因为我不能再允许自己爱你
因为这样
我就能避免被抛弃
后悔的事多了起来
我应当长久的接收不到你的信件
后悔的事会渐渐变少
我忘记了自己曾身陷何处
并以怎样的姿态摇摆、哀求
甚至挽留,甚至重复挽留
日子缓慢而笨拙的度过
我终于开始学会对自己诚实
也忘了是谁曾说:
“你一定要慢一点,慢到我们都能够反悔”
错过的能够悔改,而叶子能否重回枝头
不是另一个春天?
2018.02.05
⊙关于我爱你
你从不让我伤心
我也比你想象的更在意你
你也让别人在等。哪怕不是我
但我不介意等一等
用心用力做过的事情
就不会后悔。当然不会
这是我做所有事情的初衷
但我也拒绝遗憾
有去爱的权利是我对自由的深层理解
不必、不要也不可能有局限
但喝酒、写诗,彼此试探
毕竟不是长久之计
我自己能掂量是非
我没有错
关于我爱你。这回事
没有是非,只有爱情对你我的仁慈
2018.4.16
——————————————————————
一些停留与放逐的自我
有 詩吳         是 都 在 所 我 我 所 我 我 我
理 人 偉         的 有 每 以 喜 喜 以 自 不 自
想 、           , 詩 一 我 歡 歡 不 尋 抱 得
有 獨           我 句 陣 看 我 不 反 路 希 惡
道 立           看 在 空 見 有 告 激 , 望 果
德 設           見 一 虛 , 一 訴 。 一 , ,
有 計           。 個 的   點 你   個 所 所
紀 師             勁 風   壞 所   人 以 以
律               兒 裏   。 有   走 不 不
沒               的 ,     的   , 絕 必
文               藏       事     望 悲
化               。       情     。 傷
。                       ,       。